神無月黑夜

喜欢LWA, 凹凸,厚脸皮的all亚控,亚攻控,凹凸迷,阳炎迷,主角控,后宫控,多吃bg,百合只吃小魔女,喜欢大雄,小新,dipper

愿为您献上赞歌 all亚 梦系列番外 洛蒂的梦1 洛亚/亚洛

万年更。。。停了一年才更番外臭不要脸
抱歉因为心理问题和学业问题,光是平常就已经很累了,但我在这一年里仍然对文章很上心的,也感觉对于角色定位的把握更好了,今年考完大学后应该就有更多时间了,我绝对不会坑了这个作品的
努力減少ooc
以下正文

###

洛蒂穿着一身轻装,蕾丝边的裙摆随着洛蒂的动作跳动着,有点不镇定的洛蒂在喃喃自语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这身衣服是什么!?」

应该说是很不镇定。

和一如概往的祭司服完全不同,裙子比稳重保守的祭司服花哨可爱多了,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应该穿的衣服。

话说,这里是哪里?

如此想着的洛蒂环视四周,像是在偏远小镇般,遥遥看去,便是墨绿的森林和被冰雪覆盖着山顶的山岳。

蔚蓝的天空,很高,鱼鳞形的云,洛蒂不禁看入迷。

「我究竟有多久没有好看清这天空了呢。。。」

在成为宫廷祭师后便只顾着工作,如果是小时候的话,绝对會因这么漂亮的天空而着迷,和亚可一起。

多么令人怀念的蓝色啊。。。

「很漂亮的天空吧?」「嗯,嗯?」

身旁突然蹦出来个少女,「哇!?」

「亚可!?」被突然出现的亚可吓得跳开的洛蒂看见同伴不禁感到安心了。

「亚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耳,耳朵!?」

在亚可抖动着头上狼的耳朵,慌慌张张的洛蒂问:「魔法又失败了吗?亚可?」

「哈?你在说什么呢?我不太明白。」「狼的耳朵啊!」「嗯,是我的耳朵啊,怎么了?」「哎?」

感觉有点头昏脑胀的洛蒂已经搞不懂发生什么事了。

「是梦。。。吧?」

嗯,绝对是梦没错!

「洛蒂,来约会吧!」「唉!?」

「亚,亚可真是的,怎么突然之间约会了呢?」洛蒂试图冷静下来。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们不是已经是夫妻了吗?」

「哈哈,也是呢,哈哈唉唉唉!?」眼前如此爽朗的亚可实在不认为是开玩笑。

 「好了啦,快走吧!」亚可把惊呆了的洛蒂拉走。

「啊啊啊啊!。。。」「去啊!」亚可抱着洛蒂快速的奔跑着,在树林中穿插,洛蒂只管紧紧抱着亚可,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洛蒂,快看看。」

「唉?」洛蒂慢慢地睁开眼,眼前所见的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在高处看下去,植被像是一幅大面積的绿色地毯,地平线把苍穹天空和大地分开,一切如同画般。

「好美。。。」

但是,一股失重感令洛蒂不禁在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啊,原来是在半空中正在慢慢坠落啊。

「啊啊啊啊!」洛蒂的哭喊声伴随眼泪一同漂散,如果有扫把还好,至少能由洛蒂带着亚可骑承,但现实总是较为残酷,洛蒂好像已经接受了。

抱着洛蒂的亚可再抱紧了点,只是十分有把握的向洛蒂笑了笑,「相信我,没问题的,别怕。」洛蒂又好像真的平服了点。

亚可踩到山崖上生出的一棵树,只轻轻一踏上去,便让亚可好像踏在梯级般,把下坠的距离减少,然后一跃而下。

「说了吧,没事的。」「嗯,嗯。。。」

亚可抱着洛蒂,又一次的跳起,踏在一棵又棵的树,在森林穿梭。

「嗯?怎么不作声了?不喜欢吗?」

「唉!?不,不是哦。」洛蒂回过神来,「我只是被这么漂亮的景色迷住了而已哦。」

是的,这番美景实在是难能可贵,但更惊讶的是亚可的动作,普通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的洛蒂,光是能在亚可的怀中便已经能让疲惫不堪的洛蒂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糟糕!那家伙竟然在这里吗!?」亚可忽然叫道。

洛蒂看向前方,从树林中,蓦地探出一头巨兽,嘶吼声让空气亦不禁震动,如鸟兽散,树木被其一举一动所折断。

「竟然是Ogres(食人魔)!?」洛蒂曾在书中见到过,只是想不到竟然在如此近的地方亲眼见到。

「洛蒂你知道这家伙吗?真是令人惊讶啊。」「嗯,要小心啊,Ogres 的力量可是很大的!我們尽快离开吧。」

「很可惜,离开是不可能了。」「唉?」

亚可和洛蒂被目光贯穿,眼露血光的Ogres 面容狰狞,把手边的大树连根拔起並砸向亚可和洛蒂。

在半空中的她们是无法轻易避开的,亚可踩到被扔来的树,借力敏捷的避开了。

「洛蒂,我们该怎么办?」亚可着急起来,向怀里的洛蒂如此问道。

洛蒂看见有点着急的亚可,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平静下来了,感觉和平常一样,亚可在不知道瞎折腾些什么,洛蒂和苏西都只是在旁边看着。

「啊!我记得在这附近在一大片红树林,亚可,把他引到那里的沼泽吧!我要用魔法阻止它,所以要挣取时间。」「哦!了解!」

亚可听从洛蒂的指示向红树林方向跑去,以树木作踏板能看见更远的土地,也不会因树叶的阻挡以无法避开Ogres 的攻击。

「是红树林!小心别踩到泥上!」听到洛蒂的忠告,亚可跳到纵横交错的红树林树杆上,然后又敏捷地避开树木的阻挡,跳到树林的深处,树木的顶上。

「哇哇哇!洛、洛蒂!快想办法啊啊啊!」

「就是现在了!」

Ogres 被纵横交错的树木和沼泽的泥泞拖慢了步伐,洛蒂开始喊出魔法的咒语。

「……」「洛蒂,快点啊啊!呜呜~」

咒语看来有点长,光是咏咒,闭上眼睛认真咏咒的洛蒂便好像快喘不过气来似的,额头冒着冷汗,口中仍然念念有词。

「---------!」被惹怒的Ogres 发出吼叫,把跟前阻碍着自己的细树木一手抓起,向前方的两人扔去,比起攻击更像是迁怒般的感觉。

「哎!?生、生气了!?对不起啊!?」亚可竟然向想要干掉她们的生物道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亚可尽可能用最小的动作躲避着分散烈开的树枝树干,但是烈开的树枝在空中飞散,细碎的碎片又怎么可能轻易躲开,亚可用身体掩护着仍然在念咒的洛蒂,露出来的皮肤各处被树木碎片擦伤,眼睛因一同卷来的沙尘而无法睁开,在气流中亚可发出着微弱的呻吟。

「--------!」「唉!?」仍然未发泄满足的Ogres 又一次把树木堆扔向亚可她们。

「糟糕!眼睛!」无法睁开眼的亚可被断树干砸中了头,快要失去平衡的亚可又慌忙站稳,头上的血慢慢流到脸上,亚可比起刚才更用力的抱紧怀中的洛蒂。

洛蒂快点啊!

「----------!!!」

「洛蒂!!!」「carmenLorem!!!」

洛蒂用魔杖指向Ogres ,强烈的白光一直线照入Ogres 的眼睛,把它整个吞噬,在强光中Ogres 发出像是男人、女人、婴儿混合出来刺耳的哭闹声,庞大的身躯像是被燃烧的纸张般,化成灰烬消散,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让人有点悲凉的感觉。

刚刚那几乎要震动到巨响比起,现在四周的一片寂静像是想要说这里除了洛蒂亚可两人外再无其他生物,让洛蒂最惊讶的却不是成功击败Ogres,而是击败后的空虚感,像是心里有什么东西消失似的。

亚可看了看有点呆滞的洛蒂,轻轻牵了牵洛蒂手,小声的说:「回去吧。」便又一把抱起了洛蒂,往回去路走了。

静静的,洛蒂看着亚可的脸,便睡着了。

###

「啊!」洛蒂从床上惊醒,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

「果然是太累了吗。。。」洛蒂扶扶额,连眼镜都没有拿掉就睡着了什么的。

「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梦呢?」好羞耻的梦啊~!

而且总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未完持续

愿为您献上赞歌 9 all亚/亚中心

失踪人口回归!
呃,这次没糖,纯搞事
好少,希望尽快交代好主线T_T
努力不ooc
以下正文

###

侍女和安娜在黑漆漆的秘道靠着用魔法发出微弱的光缓缓向前,摸着墙,在满是积水的下水道走向城堡。

在战场那边现在由亚可以及资深的将士控制着,但是难保不会有变数,为了与亚可保持联络,侍女便因此使用了通信戒指,本来是为了向在远方的某些大人报告亚可的情况,才會特意帶來的,但現在為了国家,也逼不得已了。

远方的某些大人现在可是因为亚可殿下而茶饭不思,但亚可殿下却浑然不知,真是辛苦大人们了。

「老师,情況如何?」「敵方军队的土兵好像有些异样,相貌似是走火入魔似的,发了狂的进攻。」老年人有所顾虑的回答。

「殿下不必担心,现在局势看来,仍然是我军更占上风,众多将士必然能获得胜利。」

亚可不太明白这些事,但既然老师如此说的话,又有什么理由不信呢?亚可也因此安心了点。

「是吗?拜托老师了。」

亚可在五岁左右被送进皇宫,老师是她从小便接触的人,也是她其中一个最尊敬的人,作为养女的亚可从小便受人歧视,但老师仍然愿意教导她,亚可也十分感谢他。

但果然,现在的情况看来,双方的战力也有所损失,亚可雖然并不像戴安娜,洛蒂一般聪明,但这种小事还是能看出来的。

「嗯。。。我也出战吧!」如同小孩子下定決心般,出现了星星闪烁着。

看着亚可好像满腔热诚的,老人流着冷汗,扶扶额头,「殿下,您可是带领我们的皇族,又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出战呢?而且殿下您不是还有。。。」

「大,大人,亚可殿下已经走了。。。」

「。。。」

老人头疼了起来,又是这样不听劝,虽然亚可平日还好,但是只要一燃起了念头就绝不说放弃, 真是令人无奈的性格呢。

「罢了,就让殿下前去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战况,我们去处理其他事吧。」

以亚可殿下的实力来看,应该不用担心吧。

「哈哈哈,嘿咻!」拿着还没有离鞘的刀像是小朋友一般乱挥,但是却能轻轻松松的打倒敌人,杀出条血路,一个个乱人像人偶般被打飞,场面看来又好笑又恐怖。

「呼,应该可以了吧。」像是刚做完什么运动般清爽的擦着汗,闪闪发光的笑着。

亚可看了看手上的东西,奇怪的黑色半凝固体,是从敌方士兵身上扯出来的, 黏糊糊的让人不舒服。

「呜哇,很恶心啊!」亚可赶紧把手上那蠕动着的黑色物体甩走,「呜呜,好想洗手啊。。。」

但是这奇怪物体好像在哪见过。。。

震耳如聋的呼喊声涌来吓得亚可呆了呆。

唉~还有吗!?

死心的亚可再次挥起刀,打飞一群又一群的士兵。

脸前出现了个气氛完全不同的人,一身精细的铠甲,阿基里斯公国的徽章,看来是将军级人物。

「啊。。。抱歉,打扰了。。。」缓缓转身想要离开。

默不作声地挥起了剑,重重地打破了风障,如果不是亚可的反射神经厉害,恐怕身上的铠甲都要变形了。

如猫咪般的跳开,拨腿就逃,甚至带着点哭腔:「所以说抱歉了啊!为什么还追着我不放啊!?」

被一群士兵和一个将军追着跑狼狈的亚可,在己方士兵的眼中看来却是另一番景象。

「这,这是!」

「亚可殿下,居然独自一人闯入敌阵!」

「亚可殿下为我们引出了敌方将军,我们可不能白费殿下的好意啊!」备

士气一下子上胀,看着「独力抗敌」的亚可,士兵们纷纷雄起。

「瞄准敌方将军,准备炮台!」

「但是亚可殿下。。。」

「快!用暗号告诉亚可殿下!」

「啊啊啊啊啊!嗯?」被人疯狂追赶的亚可看见稍微远一点地方好像出现了闪光。

唉?这是暗号?什么意思来着?

。。。

是支援吗!?

完全误解了的亚可向闪光方向竖起了大拇指,自信满满的,向闪光方向跑去。

「报告,亚可殿下正往这边方向跑来。」

「是想为我们增加击中率吗!?不愧是亚可殿下!」

3---2---1        发射!

「唉?炮弹?唉唉唉唉!?」亚可用尽洪荒之力拼命奔跑,炮弹从天而降,产生出巨大的气流把亚可吹飞。

「不带这样的支援吧啊啊啊啊!?」欲哭无泪的亚可在空中表现自由落体时喊道。

愿为您献上赞歌 8 all亚/亚中心

https://weibo.com/5965778396/FoYGbF8UV

暂时没有糖,不知道为什么不让我用文字发

画了个紫堂幻,是给朋友画的头像,虽然我自己也很喜欢就是了

最近都没更文呢。。。

话说最近要开学,功课把我虐得不似人形,都没时间写文,看来得找个时间更一次才行呢,我可不想坑了它

愿为您献上赞歌 7 all亚/亚中心 (戴亚?)

这次含戴亚和她俩和戴安娜母亲之间的过去,后段是戴亚主场,是糖!
我会继续努力的!
努力不ooc

以下正文

###

「长官,不知侦察兵是否有传来消息?」

「是的亚可殿下,侦察兵伪装成平民在镇内观察,发现有好几个外来者有嫌疑,我们是否应该作出什么对策?」

「不,现在只会打草惊蛇,先任由他们吧,在找到机会后再把他们一网打尽。」

亚可现在每天都会监督训练,亦会不时询问情报,为到之后的训练作安排,其后还得作出军情报告文件,真是忙得一批。

现在仍有不少有能的军官对亚可的实力存有疑虑,确实,就个人能力来说是佼佼者,但战争并非匹夫之勇就能应对的,战场不存在个人主义。

为了获得军士们的信任,亚可没有一天在偷懒,一切都是为了百姓的生活。

亚可近日都在处理公文,调查资料,也没法好好休息,而且也没和远方的友人们联系,估计之后会被。。。

「唉,真是够了!」亚可趴在桌子上,死鱼眼的看着面前的文件。

「啊啊~找戴安娜她们要些资料吧。」随即抽出水晶球。

过了一会,水晶球出现反应,「终于舍得联络我们了呢。」戴安娜不满的说。

「抱歉抱歉,最近很忙呢,这次是想找你们帮忙的,我想要有关于那个北方敌国的资料和数据。」

「哦~几星期不见,亚可竟然会要这些东西,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苏西依旧毒舌,但可见她有点惊讶。

「亚可,你要这些干什么?」洛蒂问。

「啊,我想用资料作战略推算呢,很重要的所以拜托了哦。」

实在令人惊讶,亚可竟然会做战略推算什么的,果然是皇女的关系,要多才多艺?

「总之拜托你们了,能今天晚上给我吗?我还有点事,之后会补偿的,拜!」

「喂!等。。。」

你的好友亚可已下线

所有人都既生气又无奈,嘛,反正说过会补偿了,之后小心点亚可!

「忽然觉得有股冷气从背后袭来。。。」

「是感冒了吗?」待女如此问道。

有点毛骨悚然的亚可耸耸肩,把视线放回文件,关于北方国家及同盟国的资料。

这次攻打我国的阿基里斯公国正如其名,乃是骁勇善战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并非好战之徒,亦不作不义之事,此次攻打我国必有内幕。

心乱如麻的亚可皱着眉头,为了明白个中原因,只有直接与其求见,但已经数次发信要求见面亦不获批准,看来只能一战,并再次求见。

虽然此次我国是防守战,但只是防守的话未必能与公国领导人求见,必须得到筹码才能使他们无法拒绝。

推算着军情的亚可喝着待女为她冲的红茶,另一手拿着笔在纸上谈兵论策。

###

苏西从她的研究室里找出了一堆有关于北方国家的医学和植物资料,毕竟那个亚可找人帮忙呢,身为朋友多少也会出点力。

苏西抱着一堆书籍到了她们平时集合的地方,之前是她们开茶会的地方,现在亚可不在,就变成了与亚可联络和谈论亚可的地方,不能让亚可知道就是了。

「苏西!」在亭子下的洛蒂向走来的苏西挥手,其他的人也已经在亭子下了。

亭子里到处都是书籍和古卷,全都是因为亚可拜托才会在这里的。

亚可真是受欢迎呢,苏西不禁想。

「我们故且帮亚可整理下资料吧,要她一个人处理太为难她了。」戴安娜好像没好气的说,但是其他知道她性格的人都偷偷的笑着。

戴安娜一行人开始把资料分类,经过几小时,终于整理完毕。

「在吗?亚可?」阿曼达点了下水晶球,水晶球的表面泛起了一层涟漪,水晶球的表面渐渐形成出清晰的映像。

「啊啊啊,在哦在哦!」水晶球映像中的亚可好像是在书房里呢。

戴安娜轻轻挥动魔杖,在亭子四周的书籍和卷轴被魔法带动,浮在半空,然后一本本飞向水晶球。

靠近水晶球的书本融入了水晶球,如同进入水里般,书籍和卷轴有序的进入水晶球,在远处看着,如同一条发光的青龙盘旋在空中然后游进水里。

如风般,所有的书籍都一下子消失了。

「这些都是你要的资料,请好好看完。」戴安娜把伸缩魔杖收起。

「另外呢亚可,这个是目录,这样的话就更方便看了吧。」洛蒂把手中的卷轴放到水晶球,卷轴直接进入了映像中,水晶球的另一边,亚可接住了洛蒂手中的卷轴。

「谢谢大家!爱着你们哦!」接过卷轴的亚可很是高兴的说。

「笨蛋,别随便说啊~」阿曼达抱着胸,双颊绯红的如此回应。

亚可这句话确实逗乐了她们,许久不见亚可了,终于能联络上又听见亚可有意无意的表白,愉悦的心情也更是几倍的高涨。

「呐,其实我还有点事想拜托的。。。」水晶球上的亚可扭扭捏捏的,而且欲言又止,如此的亚可,苏西说话了。

「闯祸了?」「才不是呢!」并遭受到强烈吐槽。

「真是的,我在你们心中的形象到底是怎样的啊!?」

「搞事。」「任性。」「孩子气。」「天真。」「横冲直撞。」「笨蛋。」

从苏西到康斯机械人,所有人都说了一遍,亚可受到难以计算的伤害。

「很过分。。。」亚可泪目的说。

看看泪目的亚可,所有人又有点心软了,也就急忙道歉。

「唔,其实我想拜托你们。。。」

###

进入了贵族学校的戴安娜 . 卡文迪许以出众的才华和能力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和支持,被誉为学校最出色的学生。

不错,所有事情都十分顺利,只要继续努力,戴安娜便能为家族出力,成为母亲般出色的女性。

但戴安娜想不到,过去那个孩子竟然也进入了这所学校,并在戴安娜入学后的第二年进入,并且成为了学校的问题儿童。

戴安娜越来越不明白母亲的意思,为什么她是个好孩子吗?

那个孩子不断闯祸,既任性又天真,成绩亦不堪入目,但戴安娜她发现了,那个孩子拥有着她所没有的东西,那个孩子比起戴安娜更接近那个被遗忘的英雄,戴安娜的偶像,夏莉欧 . 社洛。

这对戴安娜无疑是个冲击,戴安娜开始注意起那孩子,尽管那孩子依然不顾后果而且鲁莽冲动,但是她却十分努力,有着属于自己的梦想,愿意为朋友的不幸而哭泣,耀眼,善良的人。

而她与戴安娜不同的是她不介意别人的目光,即便受人冷嘲热讽亦不会失去目标,依旧勇往向前,但是戴安娜在不知不觉中与人同流了。

或许因那孩子的性格吧,就像戴安娜小时候一样,不介意别人目光,看着那个孩子,戴安娜羡慕着,沉醉着,害怕着那个孩子的魔法,她的魔法为人们带来希望,十分美丽,戴安娜不禁逃避着那孩子比她更接近夏莉欧这个事实。

虽然那孩子经常和她作对,让自己很烦恼急躁,但是那孩子却在戴安娜有麻烦的时候帮了她一把,也在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好像变好了。

「亚可,我有些事想问你。」优等生的戴安娜竟然找差生的亚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其他学生不禁惊讶。

「我又闯什么祸了吗?如果是的话很抱歉,请原谅我!」亚可惊慌的说。

「你在说什么呢?我是想问你个问题而已。」戴安娜为到亚可的反应白眼。

「当年,在我母亲的寝室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了?」戴安娜神情严肃的问了。

围绕在心中多年的问题,戴安娜终于问出来了,到底当年发生什么事了。

从寝室里外泄,那温暖如阳光,令人安心的魔力,强大得不像话,那与众不同的魔力,经过多年的时间,戴安娜终于找到了拥有那种特别魔力的人。

「当年从门缝泄露的魔力是你的吧,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对,当戴安娜第一次看到亚可的魔法时便已经知道当年那道令焦急不安的戴安娜平静下来的魔力,扣人心弦,游走在人心中久久不散的魔力,感觉就如同母亲般的魔力,便是属于当年在寝室里的亚可。

亚可呆了呆,又慌张得挥起手来「你,你在说什么呢?才不是呢!」闪动的眼睛可以看出亚可在说谎。

「请别忽悠我!那股独特的魔力除了你以外还会有谁!?为什么你要使用魔法?为什么病重的母亲在最后不愿意见我!?」戴安娜开始激动起来,但戴安娜很快的令自己冷静下来,「求你了,告诉我吧。」戴安娜哀伤的神情令亚可有点动摇。

亚可好像十分动摇,纠结的神情就像在犹豫是否应该说出来似的,「我会等待你的答案,希望你能在深夜的新月塔与我相见,那么,贵安。」戴安娜轻轻行礼并徐徐离去。

入夜了,在所有人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戴安娜站在新月塔的门前等待着亚可,新月塔的影子慢慢移动着,影子的尖端慢慢指向学校,并与其连成了一线,而就在这时,亚可穿着校服来了。

「你来了吗?」「嗯,真的不想来啊。」

亚可挠着头叹气,戴安娜担心亚可会改变主意离开便赶紧问,「你是否已经准备好答案了?」「嘛,再隐瞒下去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你也有知道的权利呢。」

亚可又叹气道「我当年如果有好好的防止魔力泄漏就好了。」

###

「贝尔。。。」还是小小颗的亚可与国王站在床边看着那个苍白的躺在床上的女人,卡文迪许家的公爵夫人。

「看来魔法要失效了呢。。。」贝尔气若柔丝的如此看着亚可,语气中既是悲伤又是无奈。

「抱歉呢,已经是极限了。」亚可一脸苦涩的看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贝尔。

「我很感谢你,亚可,你给了我时间,你让我能多陪伴在戴安娜身边一会。」贝尔用她那苍白无比的手抚摸着亚可的头,像是希望安慰她一般,用无力的浅笑说。

「那个孩子很温柔的,对所有人和物都很好,虽然看似坚强,但是是个很爱撒娇的女孩子,遇上喜欢的事物,双眼就会闪闪烁烁的,真的和亚可你很像呢,你们两个一定能成为好朋友吧,咳咳咳。。。」

「公爵夫人,你还是别说话了,你已经很疲倦了。」国王如此劝说。

「贝尔,你还真是个好母亲呢,你真的很温柔。。。」作为契友的王后悲伤的笑着,作为儿时玩伴的俩人终于得分别了。

「你的女儿很好的成长着哦,既乖巧又伶俐,这都是多亏你的教导哦。」

面对着王后的话,贝尔只是笑笑不语。

「亚可,拜托你了。」

「真的不要见戴安娜一面吗?」卡文迪许公爵如此问他心爱的夫人。

「不了,我怕我会更加不舍得。」

「那么。。。」亚可把手轻轻覆在贝尔的手上,耀眼的光芒从亚可覆着贝尔的手的间隙中泄出。

强烈的金色光芒像是想把俩人吞噬,金色的魔法阵突然展开,在贝尔的上方缓缓转动着,贝尔完全的融入了光辉之中,亚可从光里隐约看见贝尔用单薄的嘴唇笑了。

光芒消失了,魔法也施展完毕,贝尔已经沉睡过去了。

而贝尔在光中所说的话现在仍在亚可心中印记着。

###

「对不起戴安娜,瞒了你这么久。」胆怯的亚可畏缩起来。

戴安娜呆滞的站着,忽然又露出了释怀的微笑,「是吗?用死灵魔法维持生命的母亲在意识快消失前拜托了你施展神圣魔法吗?」

「亚可,为母亲施展死灵魔法也是你吧,那么你知道当年母亲所患的疾病是什么吗?我并不认为母亲会因普通的病而去世,然而所有医生都无法得知是怎么样的原因,你知道原因吗?」

「撒,我也不太清楚呢,她患上了什么病。。。」亚可苦思着回答道。

「是吗?那么请让我向你道谢,感谢你亚可,给了我与母亲一起生活的时间。」戴安娜向亚可道谢,俩人互相道别后便离开了,只剩亚可站在新月塔的影子下。

看着戴安娜离开的背影,亚可抿了抿嘴。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抱歉呢戴安娜。亚可在心中细语。

这是贝尔的请求呢。

「戴安娜拜托你了呢,亚可。」

我绝对会保护你的,戴安娜。

愿为你献上赞歌 all亚 梦系列1 番外 戴亚

嗯,第一次的车,其实也不算了,但第一次公开是真的。
这次是戴亚主场,只是辆自行车,就15,6禁
希望大家喜欢,有机会会写更激烈的,虽然我只认不如。
尽力不ooc

以下正文

「唉。。。」戴安娜在她的书桌前叹息,桌上摆着大量的文件,用文件堆积成的山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不给戴安娜。

本来这种程度的工作并未至于令戴安娜停下脚步,但是现在能慰借戴安娜疲劳的人却不在这里,而且长时间都无法见面,令戴安娜更是无力。

现在已经是凌晨的时段,戴安娜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也就尽早入睡了。

「唉,晚安亚可。」戴安娜躺在床上叹着气向在远方的某人说。

「嗯。。。」戴安娜睁开眼,自己依然躺在床上,天空仍然是被星星和月亮映照着的黑暗。

「看来我是失眠呢。。。」戴安娜叹道。

戴安娜想要起床喝杯水,坐直身子后却发现旁边好像有点异样。

「亚,亚可!?」在旁边躺着个只穿着单薄的衬衣的少女,闭眼细细呼吸着。

少女的衣服因睡觉时的动作而变得凌乱,因戴安娜的声音而醒过来的亚可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被衬衣遮著而若隐若现的肌肤和只差一点就能透过衣领完全看见的胸口,令戴安娜心跳加速。

「为,为什么亚可会在我的床上!?」惊慌失措的戴安娜面红耳赤的说。

「是梦吗。。。」戴安娜捏了一下自己的手,看来是梦没错呢。

戴安娜重新把视线放回床上的亚可,强忍着害羞,开始重新思考对应方法,但是在梦里基本上理性都会变得模糊呢。

理性模糊的戴安娜,不禁把手伸向亚可


的脸颊。

虽然理性已经模糊,但戴安娜作为一个极度自制的人,也不会完全放任自己。

戴安娜抚摸着亚可的脸,然后又像小女孩玩弄着玩偶一样捏着亚可柔软的脸蛋。

「唔唔,戴安娜~~」睡眼惺忪的亚可向戴安娜表达不满。

好可爱~~戴安娜看着眼前反对的亚可,内心已经兴奋不已,甚至已经张开双臂拥抱着眼前的少女。

「啊,怎么了?忽然在撒娇。」亚可也回抱过去,用手轻轻摸着戴安娜的背。

「谁叫你之后三个月都在北方战线,而且又不好好联络我们,」戴安娜用她那高傲凛然的语气说,「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最后变得小声并软绵绵的声音可见戴安娜在害羞。

听见这句话的亚可表情渐渐从惊讶变得无比精彩「戴安娜好可爱~~」亚可看着害羞的戴安娜,并更加用力的抱紧她。

害羞的戴安娜把脸埋在亚可的胸口,并开始磨蹭起来,像猫咪一样。

亚可的气味,亚可的温度,亚可的心跳,令戴安娜不舍得离开她的怀里,像在过往一样,自己也曾就只有那么一次在亚可的怀里,那种感觉现在也没有忘记。

戴安娜有点胆怯的向上偷看,只见亚可用温柔的神情静静地看着她,眼神里透露着宠溺,如同那个时候一样。

沉迷在这温柔眼神的戴安娜,把双手伸向亚可脑后,拉向自己,让双唇交合。

浅吻实在无法满足戴安娜,戴安娜轻轻离开亚可的唇,看看亚可愣住的表情,并再次与其接吻,而这次并不是如同孩子般只是唇的接触,而是深吻。

戴安娜用舌头舔着亚可的唇膜,然后把她闭合的嘴撬开,戴安娜把亚可的舌头吸出来,舌与舌互相交缠,唾液从嘴角流出。

令人窒息的吻好像令亚可乏力,因此便被把半身依在自己的戴安娜推倒在床上。

戴安娜终于停止了这窒息的吻,亚可得到几分喘息的机会,吐息令戴安娜的欲望更强烈。

戴安娜开始舔着亚可脖子和锁骨上的汗,像猫咪一样,柔软的触感不禁令人酥痒,亚可强忍着,叫唤着戴安娜的名字希望她停下,但明显的被无视了。

亚可作出了反击,令两人的位置对调,把戴安娜按在床上,凌乱的睡袍大大的张开,布料也只是勉强挡住某些地方,再加上戴安娜朦胧艳丽,腮红羞涩的神情,对任何一个人,不论男女都会感叹着迷。

「戴安娜还真是猴急呢!」亚可故作没好气的说,但脸上的红晕却令她的焦急暴露无遗,「但我更喜欢主动哦~」

这样说着的亚可把头上的小辫子解开,让发丝垂落,眼神也一改变得妖媚,从平时的小孩变成了成熟的女性。

心动不已,看见这样的亚可,戴安娜心脏好像快裂开般跳动着。

吻轻轻降在戴安娜的脖子上,碎吻游走在脖子与锁骨,不时轻咬,在白玉般的肌肤留下红印。

感受着在脖子边的吐息,唇的温暖和湿润,这些带给戴安娜的酥麻,令戴安娜连连发出小声的娇嗔。

从中心开始渐渐发烫的身体,对外界的感知也变得更加敏感,突然穿过睡袍并伸向右胸的手,另一个不同于自己身体的温度从胸部袭来,有点冷的手,戴安娜不觉惊叫了出来。

有点冷但非常温柔的手,揉捏着戴安娜的手十分温柔,顺着身体的形状揉捏抚摸着,像是不希望令戴安娜感到痛楚般。

亚可用另一只手抚摸着戴安娜身体,她不理会那碍事的睡袍,在睡袍底下游走全身,少女的纤纤玉手在抚摸着戴安娜柔嫩白皙的肌肤。

被所爱之人抚摸着,亲吻着,戴安娜的身体因快感而软弱无力,体内的炽热令戴安娜脑内一片空白,只渴望着亚可。

「亚可。。。」楚楚可怜的声音传到亚可的耳内,亚可好像明白了戴安娜的意思,嘴角上扬,手的动作也更加激烈,揉捏着的手开始用手指轻轻玩弄着。

突如其来的快感令戴安娜把身体向后弓起,「啊!~~」戴安娜想用手掩着嘴阻止自己叫出,但手被阻挡着的现在,娇喘也一下涌出。

「亚,可。。。」戴安娜用娇羞的眼神看着亚可,亚可用吻堵着戴安娜的嘴,并与其舌吻。

亚可用腿抵着戴安娜的两腿之间,既令戴安娜无法抵抗,也令戴安娜因不小心的触碰和摩擦而脑内空白一片。

两腿之间传来的快感和酥麻令戴安娜欲求不满,反而自己把双腿夹紧,与亚可的大腿摩擦。

戴安娜感觉到亚可的身体也渐渐炽热起来,从脸到脖子都红得快冒烟般,亚可的眼神也盖上了一层雾气。

戴安娜害怕的闭上眼睛,她知道,那希望把她吃了的眼神,她所爱之人就要进入她的体内了。

正当她既害怕又期待的闭上眼时,她只感到东西降在额头上,一个轻轻的吻,她疑惑的睁开眼,只见到所爱之人浅浅的笑。

又是那个眼神,戴安娜想。

「在你正式成为我的人之前,我是不会继续的,因为你对我很重要。」亚可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晚安,戴安娜。」再次在额头降下吻。

###

伴随着了鸟鸣声,戴安娜从睡梦中醒来,阳光从窗外映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戴安娜用微微睁开的眼睛窥视着床的一旁,空空荡荡,只有被子和枕头,有点寂寞和无奈的感觉。

亚可昨晚并没有在这里,这个事实为戴安娜增添了一丝空虚。

既是安心又是失望,作晚的梦没有了后续,虽然没有继续下去有点令人失望,但最后的话却令戴安娜心里甜滋滋的。

如果成真就好了呢,不论是那个句话还是两人的关系,戴安娜如此想着。

摸鱼画了个和服全身湿透的亚可,好难表现出湿透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