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無月黑夜

喜欢LWA, 凹凸,厚脸皮的all亚控,亚攻控,凹凸迷,阳炎迷,主角控,后宫控,多吃bg,百合只吃小魔女,喜欢大雄,小新,dipper

愿为您献上赞歌 3 (all亚/亚中心)

嗯。。。这次很长,没有cp,但因为是亚可的过去,也说了部分亚可和卡文迪许家的缘分,因为和之后的剧情有密切关系,所以就当是被我骗了来看看吧(苦笑)
先预告,下次是阿曼达的个人回,曼亚哦!
努力不ooc
ps 亚可不愧是近战法师(笑)

以下正文

###

「国王陛下,我们到了。」一位老人向约是二十多岁快三十岁的青年男人说。

「现在我不是国王,只是个商人。」男人向老人说,「是的,老爷。」

「大人。」在男人的身后出现了一男一女,「卡文迪许公爵和公爵夫人吗?」「是的,恭候多时了大人。」

「不用拘谨,现在我不是国王,只是个商人,像以前一样称呼我便好。」「是吗?那么,亚述大人。」

亚述与卡文迪许公爵一行人在城镇里到处走动,亚述经公爵的帮助下,在国家边境地区的小镇微服私访,了解更多百姓的生活情况。

小孩子在互相追逐,市集亦十分兴旺,亚述不禁感到有点安心。

「啊,抱歉。」「走路时小心点吧。」亚述不小心撞上了一个瘦削的男人,男人说了一句话后便走了,亚述没有太在意,忽然后面传来孩子的声音,「啊哈哈,抱歉呢,不小心撞到了。」一看,有个孩子撞到了刚刚的那个男人,男人啧了下,便急忙离开了,孩子缓缓从地上站起,亚述和公爵他们走到了孩子的面前。

「没有受伤吧?」公爵夫人问候那个孩子,而他们现在才发现这个孩子和这个国家的人不同,也不像邻近国家的人,是东方人的面孔。

「不用担心我哦,我没事。」孩子一脸开朗的笑着,「啊,叔叔」孩子看向了亚述,「这是你的钱包吧?」从怀里掏出了亚述的钱包。

亚述很是惊讶,摸摸放钱包的位置,才发现钱包不见了,「小朋友,为什么我的钱包会在你那呢?」亚述有点好奇「刚刚那个撞到你的男人。」「!是他偷的?」「是啊,然后我又偷了他刚刚偷你的,还给你咯。」

亚述一行人十分惊讶,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只几岁的孩子竟然会这些技能。

「孩子,你几岁了?」「我?我5岁。」

「你的父母呢?」「我过去有过父母,现在没有了。」

令人惊叹的事实,亚述看着眼前的孩子,心里有点酸,「那你一直以来是怎么生活的?」

「哎?嗯。。。吃别人的剩菜,做点小工作,赚下伙食,幸运的话一天有两餐,不幸的话只能捱下饿了,因为这里的孤儿院很穷,我只有在冬天时去打扰,其他时候就真接找个地方睡,反正很快一天又过去了嘛。」

扎心了,这么小一个孩子就得过着这种日子,亚述他们听着就心疼。

「啊,我还有些事要做,不然今晚的晚餐没着落了,总之,请你们要小心一点,在这些地方,很容易有犯罪者,尤其是像你们一样的贵族和皇室可得小心点,千万别去贫民窟哦!先走了。」然后孩子如同脱兔般走了。

「可怜的孩子。」「希望他能生存下去。」「是啊,刚刚那个孩子,啊!」卡文迪许夫人不小心叫出了声。

「怎么了?贝尔。」卡文迪许公爵向他的夫人问道,「刚刚那个孩子,」脸有难色的答到,「他发现了我们的身份了。。。」卡文迪许公爵和亚述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为到刚刚的孩子感到困惑,他们继续他们的行程,不知会否与那个孩子再见。

「我们得听那孩子的话,注意安全才行呢。」亚述有点无奈的笑道。

只可惜这句话的作用并不大,刚说完他们就陷入困境了。

「别动,不然你就得受点伤了。」卡文迪许夫人被人用刀挟持,亚述和公爵也同样被人用刀指着。

本来以为是有人被人威胁,谁知道这竟然是个陷阱,为到自己的不周感到自责。

「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这样还能保住你的性命。」用刀指着亚述的恶党奸笑着,亚述不希望交钱给那些恶党,但如果不交出钱来,卡文迪许夫人就有危险了,亚述和公爵对视了一眼。

二人把钱包丢在地上,挟持着夫人,看起来是老大的小混混用眼神示意其余两名手下捡起。

「已经可以了吧?快放了她!」卡文迪许公爵喊道。

「这可不行呢。」「什么!?」「想我们放了她很简单哦,多给我们点钱就好。」

这群乌合之众真是得寸进尺!亚述和公爵愤怒的瞪着那个小混混,只担心如果真的去拿钱过来的话,天知道夫人会怎样。

双方之间出现僵持,就在这个时候,「呜哇!我去叫巡逻队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从混混的后方传来,是刚才的那个孩子,这让亚述他们很惊讶。

「你这家伙!!」小混混放开卡文迪许夫人,跑向那个孩子想要捉住他。

「孩子!快跑!」卡文迪许夫人大喊,但小混混已经拿着刀到了那孩子的脸前,公爵夫人不禁遮掩住双眼,不希望看到之后所发生的事。

可恶!亚述和公爵也闭上眼,但他们脑中的场面并没有发生,不如说,另一个超乎想象的场面在眼前发生。

孩子轻轻避开,捉著混混的手臂,然后借身体的力一手把混混甩出去。

如流水般的动作,所有人都不禁呆了。

「可,可恶!去捉著他!」其余的小混混冲上前,但小孩凭藉着身体的细小,在混混们之间的空隙穿过,然后从背后跳起踢向他们的脑袋,小混混向前倒在地上,昏迷过去了。

作为带头的混混看见这一情况,立刻惊得马上逃走,但孩子用石头砸向他的后脑勺便倒下了。

所有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小孩,只见小孩用自己细小的身躯把三个大男人扯到一起,然后用绳绑起。

「叔叔们,能帮我把这些人运到附近的巡逻队建设中吗?我一个人运会很麻烦。」孩子稚嫩的声音问道。

亚述和卡文迪许公爵呆呆的点点头,然后一人一个分别抬起小混混,而带头的小混混则被小孩担起了,以他幼小的身躯。

说实话,现在亚述他们已经惊讶的说不出声,只是默默的跟着小孩。

「哦?又是你吗小鬼?这次又捉到些恶党了吗?你是想转行做赏金猎人了吗?」有个巡逻队的年轻军官开着玩笑的和孩子说,感觉上已经是老朋友般。

「那有这么容易做呢?这次的受害者是他们哦。」小孩笑着说,并指了指身后的亚述他们。

「啊,还有。。。」小孩叫军官低下身,在耳边说了些话。

只见军官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然后马上邀请亚述他们入岗内。

「真是万分抱歉!竟然让国王陛下和贵族大人碰上这样的经历,本人罪该万死!」只见一进到审讯室,刚刚那个笑容可掬的年轻军官的态度180度转变,青着脸说。

当事人们不禁懵逼,看向小孩,察觉到他刚刚已经告诉了军官他们的身份。

「不用这么紧张,这次是我们的疏忽,与你们无关。」亚述向军官说到。

「倒是你,孩子,」「嗯?」「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身份的?」亚述很是好奇。

「哎?哦。。。看出来啊。」「?」

「贵族大人虽然身穿着一身商人的服饰,但是商人的衣服多是有点肮脏的,但你们身上的衣服却没有沾上尘土和水渍,如果是大商人的话可能不会,但是又怎会穿这样便宜的衣服来边境地区呢?」

「当然也存在着衣服是新买的可能性,但是手呢?在我跌倒后,夫人想要伸手扶起我,那个时候看见了夫人的手,十分嫩白红润,拥有着一双健康美丽的手。」卡文迪许夫人听着不禁脸红了。

「想想,商人的手怎么可能这么白皙,商人经常外出行商,双手都会因搬运行李和日晒而受伤,某些爱美的女士会用魔法消除疤痕,但商人不会,因为很快又会受伤 ,这样一来医药费不就浪费了?」

「另外,也排除了你们是大商人的可能性,因为你们身上的饰物,这么漂亮的宝石,即便是大商人都不能佩戴,只有贵族才可以,而夫人手上的戒指是色泽鲜明光亮的绿玛瑙石如此珍贵的宝石只有家世十分显赫的家族能佩戴,可以联想到夫人应该是公爵或是候爵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皇族的可能性,@但听见你向这个叔叔使用尊称,就能知道你并非皇族。」

「至于为什么知道叔叔的身份,因为你身上的皇族象征,也就是皇族的家纹啊。」

亚述十分惊讶,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家纹的存在,孩子急忙挥手,「不是不是,不是衣服 是你的钱包啦。」看看钱包表面,只是个布袋,再看看里面,里面绣着皇族的家纹。

「为什么你会知道里面绣着家纹?你打开过?」「才没有呢!我那有时间打开啊!?布这种东西在阳光下不就透的一清二楚了吗?」孩子急忙澄清,生怕被人误会自己图谋不轨。

亚述也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好像令孩子误会了,「啊,对不起让你误会了,我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有点好奇。」

「对了,谈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请问我们可以怎样称呼你?」

「篝敦子,你们叫我亚可就可以了。」这位面孔不同的褐发小孩童稚的笑着。

「是吗?亚可,我应该如何报答你?你是想要钱吗?还是作为贵族的养子?」亚述对亚可很有好感,亦希望报答亚可两次的恩情。

「哎?你请我吃饭就好了啦。」亚可笑道,「真的不要钱吗?看你的生活很吃紧。」「不,我平时用钱不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把那些钱捐给我们这里的孤儿院,他们比我更需要。」

在调查程序结束后,亚述他们跟着亚可去到了亚可口中的孤儿院,孤儿院的外形破旧,到处都是污渍和藤蔓,但里面却传出孩子们愉快的声音。

「姐姐,我回来了!」亚可在门外大喊,门随即打开,有个十来岁的少女把门打开,身后还有很多小孩。

「亚可!?」少女十分惊喜,脸上也因此泛红,「是亚可啊!!」「亚可回来了!!」「亚可亚可!!」身后的孩子也高兴地喧哗起来。

「大家,好久不见了!」孩子们从梯上下下,来到了亚可身边围住他,少女走近亚可,「亚可,最近都没有来呢,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抱歉呢,最近都有点忙。。。」

亚可和孤儿院的大家好好的聊过天后,就带亚述他们见这间孤儿院的负责人,也就是那个十来岁的少女。

「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成了负责人呢。」「我只不过是代理负责人而已,真正的负责人是我的祖母,只是她现在身体不适,而母亲因为工作的关系而长期外出,所以才由我代理。」

「是吗?辛苦你了。」「这是我的份内之事,不足挂齿。」

眼前这个只有十来岁但已经十分成熟的少女,使亚述他们感受到在这个孤儿院内的孤儿都十分快乐。

「其实这次见面是关于我们希望捐助资金给孤儿院的。」

「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孩子们就得受苦了。」亚可在离开孤儿院后便向亚述他们道谢。

「不,这不过是作为人应该做的事,我们去吃饭吧。」亚可高兴得快跳起。

到了饭店后,亚可便对着桌上的饭菜如风来袭般进行清扫,吃饭吃得可香了,公爵夫人看着便问,「亚可,你现在住在哪里?」亚可想想,「嗯,城镇附近的森林里,在哪里比晚上的城镇安全得多了。」

「哦?为什么这么说?」

「城镇在深夜可是恶党狂魔乱舞的时候,对于在这种没防备的时候,他们就能更容易犯罪了,夜晚可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很容易会被拐卖作奴隶。」

「是吗?。。。糟了!!」卡文迪许夫人惊叫,「王后陛下预定会在深夜到达这里啊!怎么办!?」

「有侍卫暗中看守着应该不打紧吧。」

「但是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而且,」公爵夫人向公爵耳语着,「嗯,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

「请让我向王后陛下传达信息。」

「准。」

「公爵夫人准备如何传信?用魔法?」

「是的,有何不妥吗?」

「最近呢,有些外来人来到这里了,其中有人是魔女和魔法师,所以最好不要。」亚可边喝茶边答。

「但也已经没有其他方法了啊。」

所有人都不禁苦思,「封著城的入口不就好了吗?」亚可天真的说,「哈哈,这样怎么可行呢?」亚述苦笑道。

「不,或许可行,」卡文迪许夫人忽然说道,「我们可以拜托巡逻队暂时封锁入口,就能延迟王后陛下进城了。」

「那么之后呢?难不成就这样让王后陛下在外面吗?」

「看叔叔你们这么烦恼,就让我再帮帮你们吧!我有办法哦~~」亚可摸着自己胀胀的肚子笑道。

###

「抱歉,现在城里发生了点事,到早上才能开门,所以还请忍耐到早上。」

「但我们真的有急事。」

「抱歉,军命难违。」

与军官交谈的人退至后面与马车内的人细语,「大人,这可如何是好?不如表明身份。。。」「不,我们就等到早上吧,不然可能被刺探的人发现。」一把柔美的女声从车内传出。

「好啊~~」「哦,晚上好,才不是吧!你为什么来这里啊!?」「说什么鬼话呢?我不一直都住在外面的吗?」「话不是这么说的吧!?」有个只有几岁的小孩走了出来,军官和他吵了起来。

「怎么了吗?」车内的人问,「哦,有个小孩从城内走了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呢。」「小孩?这样的深夜里?」车内的人不禁好奇起来。

「总之这里被封锁了,快回去里面吧。」

「我也是有事做的,还记得今早吗?」

「难道!?」「就是这个难道。」孩子从怀里掏出了样东西给军官看了看,军官便马上放行了。

孩子走到了马车的护卫前,「请把这个给车内的人看看。」「小鬼,夜了,快回家吧。」「无仿,给我吧。」车内的人出言示意护卫。

护卫把孩子手中的某样东西交给了马车上的人,只见过了不久,有个女人从车上下来,「接下来拜托你了。」向小孩说。

小孩领着女人和商队进入了森林。

「抱歉呢,王后陛下,要你暂时委屈一会了。」「不打紧,感谢你的帮助,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商队就是你要找的?」

面对王后的问题,小孩如是问,「你见过什么商队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带这么多人却会这么少货物?」

果然很敏锐,王后如是想到,难怪国王会拜托他帮忙。

「王后陛下,这里就是我家了。」小孩指向一间小木屋,「请进吧。」

小木屋比想象中要别致,里面亦十分整洁,实在想不到面前这个身上沾满灰尘的小孩是这个屋子的主人。

「这个木屋在我造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会有其他人一起住所以有点小,请随意。」

等等,这孩子刚才好像说了些什么不得了的话,「嗯,你刚说,这木屋是你造的?」王后有些战战兢兢的问。

「是啊,从就地取材到建造,全都是我一个人一手一脚做的哦!」小孩自豪的说。

如信中所写,令人惊叹的孩子,这间木屋里还设有烟囱和家具,就一个平民百姓的家来看感觉都有点大。

「你用了多久的时间造了这间木屋?一定用了不少的心血和时间吧?」

「啊?用了三天左右呢。」

。。。

「能再说一遍吗?」「三,不,两天。」

王后吃惊得无话可说,一个小孩子只用两天的时间便完成一间木屋?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嗯。。。亚可?你的父母呢?」「在几年前去世了。」「啊,抱歉。」「哈哈,别在意,已经习惯了。」

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王后陛下,你先等一会儿,我去烧水,一会去清洗一下身子吧,你一定很累了。」

过了一会,亚可就让王后去浴室梳洗了。

「王后陛下,时间刚刚好呢,我给你做了点夜宵,我去分一些给其他人,你先坐下用餐吧。」王后刚出来亚可便已经为她准备好夜宵,行动力真高。

王后看看眼前的料理,对平民和小朋友做出来的食物期望不大,眼前是刚做好的烤肉,王后用刀叉切成小块放入口。

王后有点惊喜,虽然所用的材料不多,煮食的方法也并不复习,但口感和味道都很好,只是个孩子却会料理,真利害。

不知不觉间,王后已经把眼前的夜宵吃光,擦拭下嘴,转身便看见了一个可爱干净的小女孩站在身后,「合王后陛下您的口味真的太好了。」笑盈盈的说。

。。。

「嗯,小女孩请问你是谁?」「哎?王后陛下请不要开我的玩笑了,我是亚可啊。」女孩可爱的笑着。

哎哎哎哎!?亚可!?亚可不是个男孩子吗!?这么干净可爱而且穿着裙子的小女孩是亚可!?王后的内心是混乱的。

不不不,确实眼前的小女孩很像亚可,不过较整洁点,而且穿着裙子,难怪我会认不出来,实在太令人惊讶了亚可这孩子!

?亚可可爱的歪了一下头,太可爱了,圆圆的脸蛋和可爱的酒窝,较一般同龄孩子幼小的身躯,水旺旺的红眼睛令人联想到兔子,令王后不禁想起自家女儿也十分可爱,现在很想抱住亚可和女儿们磨蹭磨蹭。

「啊啊,没什么事哦,只是因为你的形象变化太大所一不小心让不出,你太可爱了。」王后抚平自己内心的骚动,故作平静的说,「是吗,刚刚洗澡了,被人称赞可爱真是令人害羞呢,嘻嘻~~」亚可不禁脸红起来。

好可爱!!!不知道如果让她和家中两位小天使一起玩是怎样一个境况呢!?王后在妄想着。

就这样王后一本满足的搂着亚可入睡。

第二天,王后的队伍进入到城内,亚可马上带王后前往与国王相约的地方。

一进饭馆,亚可便带着来王后来到了国王的桌前,「贵安。」「王后陛下!」「您一切安好便好。」「妻子哟,你可一切安好?」「是的,国王陛下。」

大家都为王后的安全感到安心,「咦?亚可呢?」卡文迪许夫人忽然问道,「是啊。」「妻子哟,亚可呢?」

王后忍住不笑出来,「亚可,不就在你们面前吗?」

亚述他们不禁诡异,看看身旁,站着一个小女孩,细小可爱,红色的双目,令人联想到兔子,脸和某个人很相像,不禁联想到某个可爱的孩子。

「你是亚可!?你不是男孩子吗!?」亚述等一个叫出来。

「我是女孩子哦。」

「形象整个都不同了啊!看你如此率直的性格,还以为你是个小男孩呢。」

「我这是该高兴还是生气呢?」

「亚可,很可爱哦。」

「多谢你的夸奖,公爵夫人。」

「贝尔纳黛特,叫我贝尔便好。」

「也不要叫我国王,叫我亚述吧。」

「也不要叫我王后,叫我宝拉。」

「那么就叫我。。。」「嗯!贝尔!亚述!宝拉!哈蜜瓜叔叔!」

引来了一阵爆笑,「所以我叫。。。」「哈蜜瓜大叔!」「不,叔叔就好。」


ps  已进行校对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