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無月黑夜

喜欢LWA, 凹凸,厚脸皮的all亚控,亚攻控,凹凸迷,阳炎迷,主角控,后宫控,多吃bg,百合只吃小魔女,喜欢大雄,小新,dipper

愿为您献上赞歌 4 (all亚/亚中心) 曼亚

yooooo~~~~这次是阿曼达主场哦!曼亚哦!
是糖!!!
说实话,现在自己再看她们互动感到超害羞的,明明是自己写的(苦笑)
下次安德鲁出场哦!
努力不ooc

以下正文

###

阿曼达·奥尼尔出生在巫师的贵族世家,祖母作为一个巫师,一个占卜师都十分成功,自己和祖母的关系很好,小时候也经常黏在祖母身边。

只可惜祖母在阿曼达十一岁时去世,家族的人们都认为阿曼达应该继承祖母,成为一名巫师,占卜师。

「我不想被人决定我的命运,我只想要自由的飞,由自己决定自己的道路。」阿曼达是个十分不羁的人,她并不希望继承祖母,成为巫师,但她仍然被迫在贵族学校里读书,因此她由早到晚都希望退学。

学校好无聊呢,课堂很无聊,人也很无聊呢。。。追求刺激感的阿曼达决定开始她在学校的盗窃活动,嘛,最初还是挺成功的,但阿曼达在学校的名字越来越响,所以之后便被人用陷阱捉住了。

阿曼达成了学校黑名单中的问题儿童,而她的室友,康斯坦茨,黑市贩卖机械,和亚斯明卡,上课偷吃成罪,全都是些问题儿童,也多亏这个,阿曼达才不会被人排斥,因为三个都是问题儿童。

因为被捉了,所以问题儿童三人便被老师调去做苦差事了,而阿曼达亦因此认识了另外三个问题儿童,苏西,洛蒂,亚可。

苏西出身于巫医的家族,样子阴阴森森的,十分喜欢蘑菇,确实看得出是问题儿童呢。

洛蒂是神官的女儿,性格温柔,看起来是个乖乖女,为什么会是个问题儿童呢?

亚可,外貌上很不同,是外邦人的面孔,性格开朗,据说她做出来的事每件都是大事,好像初入学便炸了宿舍,成绩也完全不行,被学校列为第一问题儿童。

但是,她的身份却令人惊讶,竟然就是那个第三皇女,阿曼达对她感兴趣起来。

认识她的时间越长,对她的好感亦越来越大,亚可这个称作皇女实际上是熊孩子的女生,总是能做些令人意料之外的事。

也拜她所赐,阿曼达的校园生活也变得有趣起来,只要是亚可就从来没有无聊过。

亚可和身边的人的互动也十分有趣,尤其是和卡文迪许家的戴安娜,每次亚可都会不愤的走回来,不断说要打败戴安娜,在阿曼达眼中,这个外表幼嫩的女生真的有点可爱,像孩子一样。

阿曼达最喜欢的是她的性格,想做就做,不会让人阻碍自己的脚步,有点任性,被人歧视仍会不断向前,一股傻劲儿。

但是她十分重视朋友,有时候自己也会受到她的帮助,有次自己不小心闯祸了,她不顾安危来救自己,着实是笨蛋呢。

阿曼达总觉得对住她便好像有点不坦率了,总是说些揶揄她的话。

但阿曼达是意外的在意她,对她的好感也意外的高,或许因为俩人很像吧。

阿曼达也不知不觉间喜欢上这个横冲直撞的人。什么时候发现了?早就忘了~~

###

「哦!阿曼达!」亚可从远处跑过来,阿曼达看着活泼的她跑向自己,内心沁出丝丝甜意。

「哟,亚可。」阿曼达回应,「怎么了?在这种时候约我出来。」现在可是快到深夜的时分了,皎月正高高的挂着。

该不会是想和我告白吧?开个玩笑。阿曼达虽然这样对自己说,但心里却不禁在丝丝期待。

「嘿嘿,阿曼达迟些就要出征了不是吗?而且还刚好碰上你的生日。」

「嘛,是这样没错,怎么了?」

「嗯,行军打仗很危险,还刚互碰上了生日,因此我想早点送你生日礼物!」

什么嘛,不是告白啊。阿曼达有点失望。

「是什么礼物啊?」「哼哼,是我亲手做给你的护身符哦!」亚可自豪的笑着。

「护身符?」「是哦,虽然我有想过送什么给你,但不可能送武器装备之类的给女生吧,也有想过送饰物,但太女孩子的又好像不符合阿曼达的形象,所以就决定自己动手做一份礼物了。」

嗯。。。阿曼达有点惊讶亚可竟然会考虑这么多,「所以,礼物呢?」「就是这个啦~~」亚可从背后拿出了条精致的项链,吊坠是个圆圆扁扁的盒子,刻着漂亮的花纹图案。

「你打开它看看,」亚可故作神秘的的笑说,阿曼达不禁惊呼,「里面刻着的是咒文?你刻上去的?」

刻上咒文是十分困难的,单单刻上去是没有意义的,但是眼前的咒文却充斥着魔力,发出淡淡的绿光,可见制作者下了很大的心血和魔力。

「这句咒文可是最高级的神圣咒文,你到底花了多大的魔力和时间啊?」

「这句咒文刻了大概一天一夜呢,我可是毫不间断的哦。」

阿曼达很惊讶,但心里更是感动,刻咒文时要同时注入魔力,时间越长品质亦越佳,但没什么人毫不歇息地刻制,一天一夜,就算是强大的法师也不能做到。

「谢谢。。。」「嗯?怎么了?」阿曼达的道谢并没有传达给亚可,因阿曼达无法在亚可面前直率起来。

「没什么!就你这个笨蛋而言已经不错了呢!」阿曼达真的想打自己耳光,「什么嘛,不想要就还给我啦。」亚可鼓起鳃不满的说。

「谁说不要了!话说这个真的是你做的吗?令人难以相信啊。」阿曼达急忙回答,然后又籍着揶揄亚可掩饰自己内心。

「真的啦!阿曼达个傻瓜!」「哈哈!对不起啦。」俩人又胡闹了一番。

俩人倚着石做的栅栏,看着有着四角星纹理的皎月,阿曼达不经意的看向了旁边的亚可,月光和星星映照在她纯洁无瑕的红色眼睛,现在的她静静地看着满月,此时的她感觉多了一份她平时没有的影子,美丽,平静。

阿曼达看着月光投射在亚可的脸,不经意的看入迷了,她的内心也跟着平静安稳下来,如湖的镜面。

「阿曼达,」亚可忽然发言,阿曼达才因此回神,开始担心自己刚刚的行动被人发现,马上移开视线「怎,怎么了?」

「一定要平安无事的回来哦。」阿曼达转身看向亚可,才发现亚可平静微笑着看着她,此时的亚可并不是那个孩子气的小女孩,而是气质高雅美丽的少女。

阿曼达感觉到自己的心弦被拨动了,呼吸停止,只希望自己能与眼前的少女相拥。

良久,阿曼达才作出回复 : 「放心我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回来,你就别瞎操心了。」

亚可呆了呆,可爱笑了起来,那个小女孩又回来了,「嗯!」

「夜了快回去吧,别让别人担心。」用手指轻轻的弹了一下亚可的额头。

「真是的!为什么弹我的额头啊!」亚可摸自己的额头「我先回去了,阿曼达也早点休息吧!」然后轻轻的跑走了。

阿曼达目送着亚可真至不见踪影,然后再次看向了月亮,「真是的,亚可这家伙都不看看别人的感受的。」叹气。

「放心吧,我绝对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的,为了你。」轻轻握住护身符。

阿曼达拥着亚可的护身符静静地入睡。

第二天

「军队已经出发了吗?」亚可喝着红茶的问,「是的,公主殿下。」身旁的侍女回到,「是吗?」

「亚可在担心阿曼达吗?」在一旁的洛蒂问亚可,「当然担心了,阿曼达从以前就一直大大咧咧的,我只怕她又强出头。」

洛蒂看着亚可笑起来,「亚可很温柔呢。」「嘛啊呢。」

###

战事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仍有大批死士在互相撕杀,其中一方的形势严峻,军官都在互相讨论战略。

「候爵大人,现在我们情况危急,请问你有何想法?」军官向一位候爵询问计策,战争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士兵的精力不足,有好一段时间没好好休息。

「敌军这次有新的战术,据说亦引进了新的武器,可能要长久战,我们必须想办法,维持我军士气和物资。」

「我们何不尝试打探敌军的情报?派人潜入敌方营地,偷取敌军计谋,现在敌军亦同样处于疲惫,相信守备会有所松懈。」

「我并非没有考虑过,但现时我们的军队里有能力做到的人又有谁,每个人都已经疲倦不已。」

军官们再次陷入苦思,而就在此时奥尼尔家族的少女出来了,「请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奥尼尔卿,你是一位出色的骑士团团长,现在的你已经十分疲倦,而且潜入一事十分危险,只怕。。。」

「候爵大人请放心,在潜入方面我一直都十分自信,我相信我一定能完成任务。」

候爵本来还想说,但看到阿曼达坚定的眼神,便决定放手一搏。

「那么,拜托你了,奥尼尔卿。」「请放心,在下必定达成任务。」

阿曼达离开营帐后有个男性找她,「团长,你真的要潜入敌营吗?太危险了!」

「相信你的团长我吧!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能力,不会鲁莽行事的,不像某人呢。」最后一句阿曼达用只有她能听见声线说,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某人,然后轻轻的握了下胸前的护身符。

「嘛,总之等我的好消息吧。」

夜已深,战事得到暂时的休止,士兵们都趁现在赶紧休息,预备下一场战争的来临,已这时,谁也没料到竟然会有人选择在这种时候刺探军情。

「呼,守卫真的弱了不少呢,果然双方都已经很疲乏了呢。」阿曼达穿着黑色的潜伏衣四处张望。

「嘛,即是守卫没有弱到我也一定能成功就是了。」阿曼达自信的说,「毕竟我可是在全由法师和机关的阻止下仍然能把宝物偷走的问题儿童呢。」

阿曼达用魔法把自己隐身,使用感知障碍,让敌方士兵无法察觉。

好了,军营呢。。。那个最大的就是了吧。阿曼达四处张望,看见了一个被其他帐蓬包围着的营蓬。

阿曼达放轻脚步,轻快的在军营中左穿右插,然后跳到帐蓬上方,准备从上面观察情况,好进入里面。

「得想办法把里面的人引出来才行呢。。。」阿曼达思量着,「就这样行吧。」

阿曼达已观察这个军营一段时间,知道军营的粮库在哪,对军队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粮食,现在只需要想办法一把火烧掉,这是最快捷的方法。

阿曼达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喂,地上好像有些什么在。」「吓?哪里啊?」「不就在那里吗?」两个侍卫走向前弯下腰想看清楚那个东西。

「嘿。」「啊!」「啊!」阿曼达向侍卫的作出手刀,随着两声呼唤侍卫便倒下。

阿曼达用魔法把仓内的油向军火库倒出了一条路,把火药瓶扔进仓内,然后转身离开,没多久浓浓的烟雾四起,火势蔓延至四周,所有人都十分彷徨。

随即,火势蔓延到了军火库,产生了爆炸,大量士兵受伤,整个军营陷入混乱。

「快把情报拿回去吧,也给长官发个报告了行,现在可是攻打的好时机呢。」

阿曼达进去营内搜寻情报,「哦,就是这个呢。」阿曼达武器图纸收起,「你是谁!?」被人用剑指着。

失策,竟然解除后忘记了,阿曼达暗地呿舌。

「我?我是。。。」阿曼达慢慢转身「你的爷爷!」阿曼达快速抽出魔杖并发出攻击魔法,但被对方避开了,阿曼达再次呿舌,阿曼达转身想逃。

「别想逃!」用剑指着阿曼达的军官作出了反击,剑不断的刺向阿曼达,她轻轻的闪躲,然后用魔杖把刺来的剑拨开,打晕了眼前的军官。

「反应是不错了,但是实力还不足呢。」阿曼达轻松的甩甩手说。

阿曼达现在身处的这个帐蓬也被燃起了,正当阿曼达想离开时才发现自己的腿被那个军官死死捉住不放,军官作为一个大男人,对于作为少女的阿曼达来说很重,阿曼被扯住后腿无法离开。

「快给我放开手!」阿曼达不断想甩开军官的手,然而帐蓬的火越来越猛烈,燃烧中的梁木从上面砸向阿曼达。

###

不一会儿,军队赶到,把敌人杀了个措手不及,敌军也马上识趣投降。

「奥尼尔卿,」

「是的,候爵大人。」

「不觉得有点太过吗?不但烧了粮仓,炸了军火库,还用魔法加快蔓延,敌方的军营被全毁,甚至拿到敌国的最新基密。」

「不不不,这种程度的对学生时代的我来说也只是小儿科而已。」

「嘎。。。」

「啊~~!是阿曼达大人啊!」「阿曼达大人!快看向这边!」「我们阿曼达粉丝团愿为阿曼达大人送上欢呼喝彩!」

在胜战游行里,阿曼达在百姓的欢呼声中凯旋而归,面对自己的一大群迷妹,阿曼达爽朗的笑着向她们挥手,想要解决她们,却不知道令迷妹们更加的兴奋,连连发出尖叫。

「回来了吗?」亚可看见向她走来的阿曼达,「很冷淡呢,我可是一回来就来见你了哦!」阿曼达身上的是骑士团团长的盔甲,有点肮脏。

「哼,谁叫你都不小心点,我现在很不满哦!」亚可可爱的闹着别扭转开脸,「在潜伏的时候忘记隐身,明明快点走就好了却非要在耍帅,如果不是我的护身符,你就非死即伤哦!」

「唉,你为什么全知道了?」阿曼达在不好意思中夹杂着惊讶问。

「用魔法全部看见了,早就知道你会闯祸,果不其然。」「我才不想被你这个全校第一问题儿童说呢,略~~」阿曼达吐着舌头向亚可做鬼脸,亚可脸露青筋。

「嘛,见你这次平安回来,就先不和你计较,下次可得小心点。」「怎么?担心我了?」「担心是当然的。」

「好了,我先去上课了,阿曼达也快点休息吧。」亚可转身准备离开,「喂,都不给我点赞赏吗?我可是立下大功了哦!」

「吓?这次你疏忽了还想要礼物?」「那至少也慰劳一下我嘛。」

「我可没有什么能给你,要不我像妈妈一样给你一个吻?我的孩子~」

「去你的,我肯定你一定不敢的。」阿曼达揶揄着亚可,忽然感到自己被人拉下身,一股微暖软软的触感出现在自己的脸上,「能平安无事,真的太好了呢。」被人摸摸头了。

阿曼达一片空白,呆呆的站着,只见亚可恶作剧般可爱的笑着,「拜拜了,我先走了哦!」

被留下的阿曼达摸了摸还感觉到余温的脸颊,呆呆的站着。

今天,就不洗脸了。

###

ps 有点想开车。。。(笑)

已经进行校对,接下来前面的文章也会校对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