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無月黑夜

喜欢LWA, 凹凸,厚脸皮的all亚控,亚攻控,凹凸迷,阳炎迷,主角控,后宫控,多吃bg,百合只吃小魔女,喜欢大雄,小新,dipper

愿为您献上赞歌 7 all亚/亚中心 (戴亚?)

这次含戴亚和她俩和戴安娜母亲之间的过去,后段是戴亚主场,是糖!
我会继续努力的!
努力不ooc

以下正文

###

「长官,不知侦察兵是否有传来消息?」

「是的亚可殿下,侦察兵伪装成平民在镇内观察,发现有好几个外来者有嫌疑,我们是否应该作出什么对策?」

「不,现在只会打草惊蛇,先任由他们吧,在找到机会后再把他们一网打尽。」

亚可现在每天都会监督训练,亦会不时询问情报,为到之后的训练作安排,其后还得作出军情报告文件,真是忙得一批。

现在仍有不少有能的军官对亚可的实力存有疑虑,确实,就个人能力来说是佼佼者,但战争并非匹夫之勇就能应对的,战场不存在个人主义。

为了获得军士们的信任,亚可没有一天在偷懒,一切都是为了百姓的生活。

亚可近日都在处理公文,调查资料,也没法好好休息,而且也没和远方的友人们联系,估计之后会被。。。

「唉,真是够了!」亚可趴在桌子上,死鱼眼的看着面前的文件。

「啊啊~找戴安娜她们要些资料吧。」随即抽出水晶球。

过了一会,水晶球出现反应,「终于舍得联络我们了呢。」戴安娜不满的说。

「抱歉抱歉,最近很忙呢,这次是想找你们帮忙的,我想要有关于那个北方敌国的资料和数据。」

「哦~几星期不见,亚可竟然会要这些东西,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苏西依旧毒舌,但可见她有点惊讶。

「亚可,你要这些干什么?」洛蒂问。

「啊,我想用资料作战略推算呢,很重要的所以拜托了哦。」

实在令人惊讶,亚可竟然会做战略推算什么的,果然是皇女的关系,要多才多艺?

「总之拜托你们了,能今天晚上给我吗?我还有点事,之后会补偿的,拜!」

「喂!等。。。」

你的好友亚可已下线

所有人都既生气又无奈,嘛,反正说过会补偿了,之后小心点亚可!

「忽然觉得有股冷气从背后袭来。。。」

「是感冒了吗?」待女如此问道。

有点毛骨悚然的亚可耸耸肩,把视线放回文件,关于北方国家及同盟国的资料。

这次攻打我国的阿基里斯公国正如其名,乃是骁勇善战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并非好战之徒,亦不作不义之事,此次攻打我国必有内幕。

心乱如麻的亚可皱着眉头,为了明白个中原因,只有直接与其求见,但已经数次发信要求见面亦不获批准,看来只能一战,并再次求见。

虽然此次我国是防守战,但只是防守的话未必能与公国领导人求见,必须得到筹码才能使他们无法拒绝。

推算着军情的亚可喝着待女为她冲的红茶,另一手拿着笔在纸上谈兵论策。

###

苏西从她的研究室里找出了一堆有关于北方国家的医学和植物资料,毕竟那个亚可找人帮忙呢,身为朋友多少也会出点力。

苏西抱着一堆书籍到了她们平时集合的地方,之前是她们开茶会的地方,现在亚可不在,就变成了与亚可联络和谈论亚可的地方,不能让亚可知道就是了。

「苏西!」在亭子下的洛蒂向走来的苏西挥手,其他的人也已经在亭子下了。

亭子里到处都是书籍和古卷,全都是因为亚可拜托才会在这里的。

亚可真是受欢迎呢,苏西不禁想。

「我们故且帮亚可整理下资料吧,要她一个人处理太为难她了。」戴安娜好像没好气的说,但是其他知道她性格的人都偷偷的笑着。

戴安娜一行人开始把资料分类,经过几小时,终于整理完毕。

「在吗?亚可?」阿曼达点了下水晶球,水晶球的表面泛起了一层涟漪,水晶球的表面渐渐形成出清晰的映像。

「啊啊啊,在哦在哦!」水晶球映像中的亚可好像是在书房里呢。

戴安娜轻轻挥动魔杖,在亭子四周的书籍和卷轴被魔法带动,浮在半空,然后一本本飞向水晶球。

靠近水晶球的书本融入了水晶球,如同进入水里般,书籍和卷轴有序的进入水晶球,在远处看着,如同一条发光的青龙盘旋在空中然后游进水里。

如风般,所有的书籍都一下子消失了。

「这些都是你要的资料,请好好看完。」戴安娜把伸缩魔杖收起。

「另外呢亚可,这个是目录,这样的话就更方便看了吧。」洛蒂把手中的卷轴放到水晶球,卷轴直接进入了映像中,水晶球的另一边,亚可接住了洛蒂手中的卷轴。

「谢谢大家!爱着你们哦!」接过卷轴的亚可很是高兴的说。

「笨蛋,别随便说啊~」阿曼达抱着胸,双颊绯红的如此回应。

亚可这句话确实逗乐了她们,许久不见亚可了,终于能联络上又听见亚可有意无意的表白,愉悦的心情也更是几倍的高涨。

「呐,其实我还有点事想拜托的。。。」水晶球上的亚可扭扭捏捏的,而且欲言又止,如此的亚可,苏西说话了。

「闯祸了?」「才不是呢!」并遭受到强烈吐槽。

「真是的,我在你们心中的形象到底是怎样的啊!?」

「搞事。」「任性。」「孩子气。」「天真。」「横冲直撞。」「笨蛋。」

从苏西到康斯机械人,所有人都说了一遍,亚可受到难以计算的伤害。

「很过分。。。」亚可泪目的说。

看看泪目的亚可,所有人又有点心软了,也就急忙道歉。

「唔,其实我想拜托你们。。。」

###

进入了贵族学校的戴安娜 . 卡文迪许以出众的才华和能力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和支持,被誉为学校最出色的学生。

不错,所有事情都十分顺利,只要继续努力,戴安娜便能为家族出力,成为母亲般出色的女性。

但戴安娜想不到,过去那个孩子竟然也进入了这所学校,并在戴安娜入学后的第二年进入,并且成为了学校的问题儿童。

戴安娜越来越不明白母亲的意思,为什么她是个好孩子吗?

那个孩子不断闯祸,既任性又天真,成绩亦不堪入目,但戴安娜她发现了,那个孩子拥有着她所没有的东西,那个孩子比起戴安娜更接近那个被遗忘的英雄,戴安娜的偶像,夏莉欧 . 社洛。

这对戴安娜无疑是个冲击,戴安娜开始注意起那孩子,尽管那孩子依然不顾后果而且鲁莽冲动,但是她却十分努力,有着属于自己的梦想,愿意为朋友的不幸而哭泣,耀眼,善良的人。

而她与戴安娜不同的是她不介意别人的目光,即便受人冷嘲热讽亦不会失去目标,依旧勇往向前,但是戴安娜在不知不觉中与人同流了。

或许因那孩子的性格吧,就像戴安娜小时候一样,不介意别人目光,看着那个孩子,戴安娜羡慕着,沉醉着,害怕着那个孩子的魔法,她的魔法为人们带来希望,十分美丽,戴安娜不禁逃避着那孩子比她更接近夏莉欧这个事实。

虽然那孩子经常和她作对,让自己很烦恼急躁,但是那孩子却在戴安娜有麻烦的时候帮了她一把,也在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好像变好了。

「亚可,我有些事想问你。」优等生的戴安娜竟然找差生的亚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其他学生不禁惊讶。

「我又闯什么祸了吗?如果是的话很抱歉,请原谅我!」亚可惊慌的说。

「你在说什么呢?我是想问你个问题而已。」戴安娜为到亚可的反应白眼。

「当年,在我母亲的寝室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了?」戴安娜神情严肃的问了。

围绕在心中多年的问题,戴安娜终于问出来了,到底当年发生什么事了。

从寝室里外泄,那温暖如阳光,令人安心的魔力,强大得不像话,那与众不同的魔力,经过多年的时间,戴安娜终于找到了拥有那种特别魔力的人。

「当年从门缝泄露的魔力是你的吧,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对,当戴安娜第一次看到亚可的魔法时便已经知道当年那道令焦急不安的戴安娜平静下来的魔力,扣人心弦,游走在人心中久久不散的魔力,感觉就如同母亲般的魔力,便是属于当年在寝室里的亚可。

亚可呆了呆,又慌张得挥起手来「你,你在说什么呢?才不是呢!」闪动的眼睛可以看出亚可在说谎。

「请别忽悠我!那股独特的魔力除了你以外还会有谁!?为什么你要使用魔法?为什么病重的母亲在最后不愿意见我!?」戴安娜开始激动起来,但戴安娜很快的令自己冷静下来,「求你了,告诉我吧。」戴安娜哀伤的神情令亚可有点动摇。

亚可好像十分动摇,纠结的神情就像在犹豫是否应该说出来似的,「我会等待你的答案,希望你能在深夜的新月塔与我相见,那么,贵安。」戴安娜轻轻行礼并徐徐离去。

入夜了,在所有人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戴安娜站在新月塔的门前等待着亚可,新月塔的影子慢慢移动着,影子的尖端慢慢指向学校,并与其连成了一线,而就在这时,亚可穿着校服来了。

「你来了吗?」「嗯,真的不想来啊。」

亚可挠着头叹气,戴安娜担心亚可会改变主意离开便赶紧问,「你是否已经准备好答案了?」「嘛,再隐瞒下去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你也有知道的权利呢。」

亚可又叹气道「我当年如果有好好的防止魔力泄漏就好了。」

###

「贝尔。。。」还是小小颗的亚可与国王站在床边看着那个苍白的躺在床上的女人,卡文迪许家的公爵夫人。

「看来魔法要失效了呢。。。」贝尔气若柔丝的如此看着亚可,语气中既是悲伤又是无奈。

「抱歉呢,已经是极限了。」亚可一脸苦涩的看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贝尔。

「我很感谢你,亚可,你给了我时间,你让我能多陪伴在戴安娜身边一会。」贝尔用她那苍白无比的手抚摸着亚可的头,像是希望安慰她一般,用无力的浅笑说。

「那个孩子很温柔的,对所有人和物都很好,虽然看似坚强,但是是个很爱撒娇的女孩子,遇上喜欢的事物,双眼就会闪闪烁烁的,真的和亚可你很像呢,你们两个一定能成为好朋友吧,咳咳咳。。。」

「公爵夫人,你还是别说话了,你已经很疲倦了。」国王如此劝说。

「贝尔,你还真是个好母亲呢,你真的很温柔。。。」作为契友的王后悲伤的笑着,作为儿时玩伴的俩人终于得分别了。

「你的女儿很好的成长着哦,既乖巧又伶俐,这都是多亏你的教导哦。」

面对着王后的话,贝尔只是笑笑不语。

「亚可,拜托你了。」

「真的不要见戴安娜一面吗?」卡文迪许公爵如此问他心爱的夫人。

「不了,我怕我会更加不舍得。」

「那么。。。」亚可把手轻轻覆在贝尔的手上,耀眼的光芒从亚可覆着贝尔的手的间隙中泄出。

强烈的金色光芒像是想把俩人吞噬,金色的魔法阵突然展开,在贝尔的上方缓缓转动着,贝尔完全的融入了光辉之中,亚可从光里隐约看见贝尔用单薄的嘴唇笑了。

光芒消失了,魔法也施展完毕,贝尔已经沉睡过去了。

而贝尔在光中所说的话现在仍在亚可心中印记着。

###

「对不起戴安娜,瞒了你这么久。」胆怯的亚可畏缩起来。

戴安娜呆滞的站着,忽然又露出了释怀的微笑,「是吗?用死灵魔法维持生命的母亲在意识快消失前拜托了你施展神圣魔法吗?」

「亚可,为母亲施展死灵魔法也是你吧,那么你知道当年母亲所患的疾病是什么吗?我并不认为母亲会因普通的病而去世,然而所有医生都无法得知是怎么样的原因,你知道原因吗?」

「撒,我也不太清楚呢,她患上了什么病。。。」亚可苦思着回答道。

「是吗?那么请让我向你道谢,感谢你亚可,给了我与母亲一起生活的时间。」戴安娜向亚可道谢,俩人互相道别后便离开了,只剩亚可站在新月塔的影子下。

看着戴安娜离开的背影,亚可抿了抿嘴。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抱歉呢戴安娜。亚可在心中细语。

这是贝尔的请求呢。

「戴安娜拜托你了呢,亚可。」

我绝对会保护你的,戴安娜。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