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無月黑夜

喜欢LWA, 凹凸,厚脸皮的all亚控,亚攻控,凹凸迷,阳炎迷,主角控,后宫控,多吃bg,百合只吃小魔女,喜欢大雄,小新,dipper

愿为您献上赞歌 6 all亚/亚中心 (小量洛亚)

啊,这次写得有点渣,因为前头写的全是伏笔呢。。。主线剧情步入中
这么久才更十分抱歉,估计下次是写番外的车
后段是洛亚糖,请安心食用

以下正文

###

「国王陛下,从前线得到了消息,据说那几个国家又准备来侵犯我国边境。」

「是吗?跟进最新情报,确保边境防线,加强军事训练,如果是真的也好出兵。」

国王马上吩咐几位公爵候爵以及两位王子做好准备,加强训练。

「国王陛下,早前沃玛特公爵患重病至现今仍未痊愈,过往北方的战线一直由公爵负责,然而现在应该由谁负责呢?」

一名老人向国王问,「大臣吗?嗯,确实是这样没错呢。」国王亦陷入了苦思。

北方战线吗?国王想。我国近海,熟悉水战,但北方地势多为山岳山丘,甚至有沙漠的可能性,所以新人选必须熟悉北方地势,然而国家里熟悉北方的人为数不多,如此一来人选就。。。

「国王陛下,请问是否已经有人选?」

「是哪位爵士还是王子殿下吗?」

面对人们的问题,国王若有所思,迟迟未有回应,「并非是爵士或是王子,那个人是。。。」

###

「那么,厄修拉老师,克洛娃老师,我先走了~~」亚可刚刚下课便马上离开了。

「亚可!」亚可不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戴,戴安娜!?」

「怎,怎么了?」亚可面对着表情恐怖的戴安娜不禁怂了。

「今早国王陛下所说的是真的吗!?」

「啊啊,这件事的话等等再说吧,现在我不太方便呢,拜拜。」亚可急忙避开了问题然后便马上逃了。

「等,等等!」

亚可已经逃远了。

「父王。」「亚可吗?进来吧。」

亚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只见国王看着窗外,神情紧绷着。

「今早的事,抱歉呢。」国王一开口就向亚可道歉。

「这不是父王的错哦,为了国家,国民,这是应该的。」

「我们明明已经约定了。。。」「不用说了,我明白的,父王。」

亚可现在是休息时间,本来应该是的。

「那么,请好好说明吧!」戴安娜双手抱胸,脸容紧张的看着亚可。

「你要代替沃玛特公爵到北方战线,」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面对一人一句接着问的苏西和洛蒂,亚可是怂的不敢说话。

「是啊,像亚可这样的笨蛋哪有可能到北方战线啊!」

「是啊是啊!」面对赞成阿曼达的斯坦机械人,亚可表示白眼。

亚可被其他人逼到墙角,「这是真的哦,已经决定后天就出发到北方战线。。。」

「怎么会。。。」洛蒂无法接受。

「我去求国王陛下请他改变决定。」戴安娜愤愤的说。

「我们也去请求国王陛下改变主意吧!」阿曼达向其他人说。

「等等,等等!为什么不让我去啊?你们不也上过战场了吗?凭什么我就不能?」

不错,在场所有人除洛蒂,苏西外都上过战场,虽然康斯坦茨不是前线,但也上过不只一次的战场。

「北方战线一直以来都是我国最重要和最危险的战线,在北方战线的每个战士都身经百战,最重要的是北方战线的地势险峻,让初入战场者的你都那无疑是送死!」戴安娜如般若的表情说。

「啊,而且,你作为女生在国家也是娇小的身体,以你那细得可怜的手可以干些什么!?」阿曼达也如此说。

「是啊,亚可对战场不熟悉,只会为敌人送人头呢。」苏西说。

「啊啊,不熟悉战场的话不用担心啦,如果是体形问题的话用魔法就好了。」

是用魔法改变身形吗?只是改变身形也毫无意义啊。

正当大家正想说亚可笨时,只见亚可抽出了魔杖轻轻一挥。

「变成男生的不就好了~」本来应该是亚可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位少年。

赤色的眼睛,脑袋后小小的马尾,脸上孩子气的笑容,最重要的是那熟悉的面容。

「亚可?」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是~亚可的说,现在是男生哦!」像小孩子一样举起手回道。

大家都无法说话,「变成男生的话就不用担心身形问题了吧!」少年亚可一面神气的说。

不是这个问题!所有人心里吐槽。

「总之,现在我还有事,先走了呢!」少年亚可如老鼠般遛走了。

「姐姐!」

「亚可!?」双子皇女看见亚可以少年的姿容跑向她们,双双发出惊呼。

「为什么!?」「唉?变成男生这件事?只是用了点魔法呢。」

双子皇女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亚可。

「怎么了吗?」「亚可,你的那身衣服是怎样得到的?」

现在亚可身上穿着的是不失优雅的贵族男装,对于作为公主的亚可又怎会有男性的服装呢?

「魔法可是万能的哦~」亚可孩子气的挥动着魔杖笑道。

「说起来,姐姐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是呢。」到刚刚还一直看着亚可的皇女们回过神来,「后天就要到北方战线就不能改变决定吗?」

「不可能改变的啦,这次的情况有点危急呢,毕竟竟然同一时间有好几个国家一起攻打我们呢。」亚可无奈的说。

「嘛,姐姐们就不用担心了,我又不是那么弱的人,你们也知道的吧。」

###

亚可身穿战甲,背着印有皇室徽章的披肩,走到一个柜子前。

亚可深呼吸一下,然后缓缓伸手向比她还高的柜门。

柜忽然出现了法阵,没多久法阵消失后,门向外打开。

「真的,好久不见了。」亚可向柜内的四样东西说。

柜子内有一套太刀,分别是大太刀,太刀,小太刀,另外柜子内还有一枝魔杖。

他们散发着太阳般温暖的光,光跟随着亚可的心跳,有规律的跳动着。

亚可伸出右手,魔杖便从柜子跃出,到了亚可的手上,亚可轻轻一挥魔杖,柜子内的太刀便消失了。

亚可把细长的魔杖收入怀里,转身离去。

「嘻,那我们出发吧,老师。」亚可骑上她的坐骑,向旁边的中年男子说。

「是,亚可殿下,全军出兵!」中年男人在马上用他那强而有力的声线发出指令。

军队跟随着指令,向着北方行进。

戴安娜.卡文迪许站在城墙之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军队,扶着墙边的手紧紧握住。

她已经和其他人一起向国王进行好几次请求,请求他改变让亚可出兵北方的旨意,但是却没有同意。

北方战线,那是只有久经沙场的老将才能踏入的战场,复杂的地形地貌,对于那些不熟悉北方的人根本无法生存。

但是现在,国王竟然让未曾上过战场的女孩子,亚可领兵前往北方防御外敌,这样不就相当于让亚可送死?

甚至连一同跟随的出兵都不被允许的戴安娜一众,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军队离开的背影。

只能等三天后到达目的地时再联络了。

「亚可殿下,为什么提早了出发?」伴随亚可一同行军的女侍者问。

「呀,我怕她们又在唠叨呢。」

三天后

「亚可殿下,我们到达了。」

「终,终于到了,太好了。」亚可疲软的声音响起。

「唉,坐的我屁股痛啊,快点处理好一切然后去休息吧。」

到达北方战线后,亚可便立刻与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交接,并商讨训练营的要事。

待所有事处理好后已经是凌晨的时候。

「糟糕!忘记要跟她们联络了。」亚可立刻慌忙拿出水晶球。

「太晚了!!」在水晶球另一方的人们一齐叫道。

「抱,抱歉,处理公务不知不觉就晚上了。」亚可被充满气势的她们吓得在一旁瑟瑟发抖。

「有好好吃饭吗?」「天气冷了要多穿件衣服。」「有好好休息吗?」。。。

被神情紧张的戴安娜,洛蒂一人一句的像妈妈一样地逼问的亚可顿觉自己很渺小。

「知道了啦,不用担心了。明天开始就要进行训练了,明天再说吧!」

「等!。。。」亚可敷衍搪塞过去然后便收起了水晶球。

###

「老师,我们是要去监察训练情况吗?」一大清早,亚可便穿上了战甲,与女侍者和被称为老师的中年男人前往训练场。

训练场上有大批的士兵正在做着挥剑训练,所有人都以同一节奏挥剑,十分齐整,初次看见的亚可不禁感叹。

「真不为愧是军队呢~」此时,听见亚可声音,正在监督训练的长官转身看向他。

「亚可殿下吗?恭候多时了。」高壮的白发长官向亚可行礼。

「是的,第一次看到军队的训练,实在很历害呢,请问我也能加入训练吗?」

「是吗?那么亚可殿下要和那边的女军官和士兵一起训练吗?比起和这群大男人们一起浑身汗水的训练,不如和女性一起更好呢。」

「嗯!啊,请问是否会有对战训练呢?我等等能和各位进行对战吗?」

亚可兴趣盎然的说话令长官冷汗直流。

虽然女性出战并不罕见,但是长官并不知道亚可的实力,而且亚可等一次上战场,和身经百战的士兵对战,只怕。。。

同时,亚可在贵族之间的传言很两极化,有部分人对她的身世血统感到不快,也有人认为血统不是问题,认识她的人对她的评价都挺好的。

但是双方评语中都有提到一样事,就是搞事了,经常搞事,在贵族学校里就没一刻消停过,长官只担心等等对手训练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应该没问题吧。。。长官心里如此说服自己,便答应了。

长官想叫出一个相对能力较弱的士兵出来,但是却被抢先一步,「我能和他对手训练吗?」指着一个体形中等的青年。

这下糟了。长官已感到绝望,那个青年虽然不是十分高大,但是能力上在士兵里却是一流的,是最有希望升官的人呢。

两人双对着,其他的人都只是围观着,两人互相问礼。

「那么,开始吧。」

###

接下来还有一个月吗?洛蒂不禁叹气

距离亚可回来皇都还有一个月,在此之前都只能透过水晶球通讯。

亚可不要紧吧?洛蒂很担心,如果是一般的战场还比较好,但是北方战线。。。

洛蒂摇摇头甩开脑中的无意义的想象,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的。

「今天也没有回讯吗?。。。」洛蒂托着下巴,在小时候第一次遇见亚可的亭下看向月亮。

洛蒂在五岁时第一次与亚可认识,当时的情况依然历历在目。

因为被同龄孩子欺负而弄丢了十分重要的曲谱的洛蒂,哭着鼻子的在花园里找。

曲谱是没找到,倒是从花丛堆里走出来个野孩子,怀里还不知道为毛有只兔子。

被从花丛堆中走出来的野孩子吓到的洛蒂不禁向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对不起,吓到您了吗?」

从花丛中走出来的孩子向跌坐在地上的洛蒂伸出手,洛蒂有点惊讶而有点犹豫,但还是握住了那只手。

「呐,你好像哭了,怎么了吗?」

面对孩子的提问,洛蒂断断续续的说 : 「我,我的曲谱,不,不见了。。。」

「嗯。。。」孩子看着洛蒂点点头,然后把手上的兔子塞给了洛蒂,「我帮你找吧,你先抱着。」然后又一头进了花丛。

过了好一会儿都未见孩子出来,洛蒂不禁有点担心,「那个。。。你没事吧?」

孩子一下子从花丛中蹦出来,又吓得洛蒂叫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典谱吗?」孩子拿出个卷轴向洛蒂问。

「啊!是,谢谢你!」洛蒂高兴的小跑向正在缓缓从花丛里走出来的孩子。

两人互相取回自己的东西,「以后小心点哦,不然又会弄丢了哦。」

「谢谢。。。」洛蒂小声回道,低下头偷偷看向那个孩子,孩子也回以微笑。

「呜哇,那个怪胎竟然还在。」

「啊啊,真的真的,真是笑死人。」

「啊!她旁边还有个野孩子,别靠近她,快走吧!」

忽然出现的几个孩子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用令人生厌的说话嘲笑着。

「呐,」孩子看着他们,「你刚刚哭是因为被人欺负吗?」洛蒂有点惊讶。

「正常来说,弄丢东西不会丢在那种地方吧,如果是重要的又怎么会这么破?」

「被他们弄丢的?」孩子用那双大大的赤色眼睛直视着洛蒂,洛蒂呆呆点头应道。

孩子点了点头,向前走向那些欺凌人的孩子,「略~~」做起鬼脸。

所有人都懵了,孩子转身拉起洛蒂的手,洛蒂有点惊讶但也呆呆的跟着。

「呐,你的朋友们呢?到她们那里吧。」

孩子这个问题令洛蒂停下脚步,「我,没有朋友。。。」

气氛有点尴尬的沉默下来,「你叫什么名字?」孩子转身问。

「我,我是洛蒂,洛蒂 . 杨森。」

「洛蒂吗?我是篝敦子,叫我亚可就好。」孩子笑着说。

「洛蒂,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成为我的朋友,可以吗?」

这就是洛蒂第一次交到朋友的记忆,看着月亮回忆着的洛蒂不禁会心一笑。

「快点回来噢,亚可。」

评论

热度(18)